本周新话:重视大学第一年教育已成全球共识
发布时间:2012-10-16 浏览次数:

日本名古屋大学教育学部客座研究员 丁妍

 

  20世纪末,随着大学扩招政策的出台,短短五六年间我国高等教育就跨入了国际教育权威学者马丁·特罗所定义的大众化阶段。急剧的量变,加之其他复杂的外部环境,使大学生群体的内部结构及特性出现了一些重大变化。大学生中学习能力欠缺、校园生活难以适应等现象明显增多。

 

  放眼欧美、日本等先行实现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国家,在不同的发展时期,也都遭遇过类似中国的情况。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不少国家共同采取了强化大学第一年教育First Year Experience,以下简称FYE)的策略。目前,包括美、加、澳、新(西兰)、英、日、阿联酋等在内的30多个国家已先后实施了FYE

 

  上世纪60年代末期,是美国高等教育急速向大众化阶段迈进的关键时期,校园内充斥着大量背景各异、学习能力参差不齐的学生,令美国高校感到忧虑的是,在保障学生学习自由的理念和制度下,这种多元化的学生群体极易出现大量转退学的问题。于是,当时一些大学管理者及学者之间逐渐形成了这样的共识:要引导学生留校继续学业并最终支持他们取得成功,就必须高度重视大学入学之初的教育。1972年,南卡罗来纳大学首开先河在其正式课程中为新生设置了专门的教育内容,1986年又成立了全国第一年教育研究中心。上世纪80年代后,众多的美国大学相继采用了FYE课程。

 

  今天美国的FYE的功效已不仅限于防止学生的转退学,它被广泛地看作是一种帮助学生从中学向大学的平稳过渡,为他们的学习及人格成长提供支持,使他们成功获取必要的学习和社会能力的综合性教育项目。在内容上,FYE课程网罗了学习技能的获取适应大学生活的支持校区各种资源及设施说明提高一年级升入二年级时的留校升学率创造与教师的交流机会提高社会生活技能与构建和谐人际关系提高分析能力和批判性思考能力提高新生自尊意识确立大学共同体等。在形式上,以小班的正规课程为主,并配备各种课外活动。

 

  与美国相比,日本大学着手FYE还是近些年的事情,两者足足相差三四十年之久。虽然日本是FYE的后起之秀,但是它在FYE课程中引进了产业界的一般技能概念。一般技能被解释为适用于任何职业迁移的广泛能力,具体包括信息处理技能、问题解决和思辨能力、人际关系技能以及责任感、时间管理等个人技术和特性,此举在人才的培养上拉近了高校与业界的距离。

 

  值得我们反思的是:尽管美日两国在FYE侧重点上有所不同,但它们都意识到大学的第一年是大学生四年学习生涯中最为重要的时期,它的影响至深、至远。今天,在我们寻找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如何解决日益增加的大学生问题时,不妨把改革第一学年教育作为提高高等教育人才培养质量的突破口,建立起有自我特色的FYE,帮助学生在整个大学阶段乃至今后的职业生涯中走向成功。

 

   《中国教育报》2009910日第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