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技大学:大学基金会凭什么吸引校友捐赠
发布时间:2012-10-17 浏览次数:

(作者:储召生)

中科大新创基金会对赌筹资,一月内千余校友积极响应

  1016日,在北京国际马拉松比赛(简称北马)长长的队伍里,有一群年轻大学生的面孔。他们来自中国科技大学科学考察登山队,除了对马拉松的酷爱之外,他们还肩负着另一项使命,为中科大困学守望教学奖项目募捐。只要有20人坚持跑完全程、20个人跑完半程,中科大就将获得两位校友的30万元捐赠。

  这只是中科大新创基金会与两位校友签的对赌协议三个条件之一。另外两个,一是北马比赛前1个月内至少1000名校友捐赠;二是等额匹配,千名校友捐赠总额也要达到30万元。三个看似苛刻的条件,最后都如期实现,总共60余万的捐赠也进入中科大校友新创基金会的账户。

  2011年社会公益领域丑闻不断,高校也曾发生强制专升本学生向校基金会捐款的现象,严重影响了人们对于公益捐赠的态度。中科大却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召集如此多校友为学校的一个公益项目捐款。他们的魅力何在?

  大学基金会一定要专业

  做公益没有必要整天哭穷,况且哭穷未必就能要来钱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民政部或省民政局正式注册的高校教育基金会已超过100家,“985”“211”高校大多成立了教育基金会。但中科大新创基金会并不在其中,只是挂靠在其北京校友会下的一个民间的、独立的筹资机构。但他们的具体筹资方式,在国内高校里却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

  大学基金会就是为钱而存在的。新创基金会秘书长刘志峰是位30出头的小伙子,当记者问及他如何向校友开口要钱时,刘志峰直言校友为母校发展捐点钱是理所应该的。但他同时认为,现在很多高校的基金会太老实,不太专业,也不符合潮流。大学基金会没有必要整天哭穷,况且哭穷未必就能要来钱。做公益一定要专业。

  其实马拉松义跑和等额匹配筹资,在国内高校都已有先例。把义跑和等额匹配捆绑起来,以对赌协议的形式出现,中科大算是一个创新。刘志峰说,国外高校搞募捐的话,首先在形式上一定要吸引人。他不讳言这几年从国外高校抄来了不少,并且连网站设计、宣传海报等,他们都会借鉴国外的优秀案例。

  以这次挑战北马项目为例,在中科大招募网页上,既有此次对赌协议的募捐说明,也有具体捐助项目困学守望教学奖和参加北马队员的专门介绍。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网站特别关注了捐赠者的需求,温馨的劝募语句,捐赠税前扣除的提示,醒目的马上捐赠按钮,简便的捐赠方式等等,都体现出设计者的专业性。像支付宝、财付通之类的捐赠方式,适合于小额捐赠,一般公办基金会是瞧不上的。这也是我们民间基金会的优势。刘志峰说。

  他们还会对公益项目进行适度包装。新创基金有个项目叫烧尾宴,以晚餐的形式欢迎年轻校友。烧尾宴借鉴了北美著名大学通行的“Dinner with 12 Strangers”(与12个陌生人共餐)做法,北美通常由当地资深校友在家中主持晚宴,餐桌坐下时是12位陌生人,离开已成好友一打。烧尾宴根据中国国情改成了集中晚餐,但烧尾宴三个字,却是地地道道的中国货。并且,他们提出了烧尾宴的三种说法:一说是兽可变人,但尾巴不能变没,只有烧掉尾巴;二说是新羊初入羊群,只有烧掉尾巴才能被接受;三说是鲤鱼跃龙门,须有天火把尾巴烧掉才能变成龙。他们不无包装地说,烧尾宴是起源于唐代的名宴。无论真假,比迎新会之类是时尚多了。

  新创基金会把公益项目也看成是商品,要让校友购买,商品不仅要好看,还要安全、实用。如挑战北马项目,他们不仅为参加北马的队员购买了训练和比赛的保险,还明确表示善款全部用于奖励潜心于基础课教学的教师。商品的销售对象也不一样:挑战北马项目不希望中科大在校生参与,一则在校生没有什么经济来源,二则那样的话背离了召集1000个捐款者的初衷;而参加校长俱乐部的校友,则要承诺连续5年、每年捐赠人民币2万元。

 校友捐赠不是无源之水

  建立成长机制,比单纯追求捐赠数字更关键

  20101月,国内某名校校友张磊向耶鲁大学捐款888万美元,创造了耶鲁管理学院毕业生个人捐款纪录。这则新闻曾在网上引起热议,也迫使不少高校检讨自己服务校友的水平。

  新创基金会是由张树新、蒋澄宇等中科大校友于2006年酝酿成立的。起初,他们认为校友服务应该是官方校友会的事,民间的基金会只管找钱、再把钱转给校方就行了。很快,他们就发现,在国内搞公益事业,必须体现交互性,不仅要提供校友服务,还要让校友觉得有必要

  募捐项目离不开策划,校友服务也是如此。新创基金会针对不同类型的校友,策划了不同的校友服务方式。

  针对高端校友,他们在国内高校策划了首个校长俱乐部。中科大主要校领导要与俱乐部会员安排不定期会面,座谈并倾听建言;校长俱乐部会员将受邀出席中科大校长答谢宴会。截至2010年,他们已组织10次校长俱乐部联谊活动,成为商界资深校友的沟通平台。并且,俱乐部每个会员承诺的至少10万元捐赠,不能用于联谊活动,只能资助中科大的公益项目。

  创业卓贤汇是针对创业型校友设计的服务项目。以嘉宾与若干位创业校友晚宴与茶叙的形式进行,邀请中国科大杰出企业家或资深投资家作为创业卓贤汇嘉宾。创业卓贤汇将由嘉宾承担晚宴费用,不向创业者收取餐费,但新创要求每位创业者向中国科大捐赠不低于1000元。

  参加烧尾宴的新校友,每人都可以得到一张来宾的座位表。新创基金会有意安排相近行业的坐在同一桌,同时禁止同一单位的校友同桌,让大家有一个认识更多陌生校友的机会。如何吃烧尾宴,是新校友赴宴前必须预习的一个功课。

  新创基金会还设计了校友龙门阵,为相关行业领域的校友提供专业性的服务。目前已举办了风险、投资与快乐”“金融市场大势与MBA教育”“新药研发在中国”“长三角转型与苏州新机遇6场龙门阵,摩根大通信用卡部风险主任郭震洲、长江商学院副院长刘劲、上海美迪西生物研发副总裁金晓玮、苏州市长阎立等中科大校友做了主题演讲。校友们之间的交流,少了客套与空谈,多了互动与交锋,目前已成为最受欢迎的校友服务品牌。

  和北大、清华等高校基金会相比,中科大新创基金会收到的捐赠并不算多,2010年的捐赠总额也只有区区398万元。这也让很多中科大校友感到焦躁。但刘志峰却很有信心。建立成长机制,比单纯追求捐赠数字更关键。校友捐赠不是无源之水。刘志峰说。

管理规范才有良好声誉

  大学基金会的生命,建立在专业精神、财务公开和透明运作之上

  1994年成立的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是我国第一个高校基金会。在目前100多个高校基金会里,除北大、清华、暨大、厦大、浙大等少数高校基金会募集到亿元以上资金外,大多数高校基金会的资金规模仍然很小。但2011郭美美事件”“卢俊卿事件”“河南宋基金事件等公益丑闻接连发生,社会上特别是大学校友也开始关心高校基金会的监管问题。

  华人公益组织不能成长壮大,原因多在于无法以财务公开避免公器私用。最后导致信任个人奉献,而不信任架构制度。刘志峰认为,大学基金会的生命,建立在专业精神、财务公开和透明运作之上。新创基金会承诺每年公布财务报告,捐赠校友有权调阅详细财务账单。他们承诺校友活动的财务情况,必须72小时内在网上通报。像这次挑战北马赶上了国庆长假,他们也要安排人员值班,在网上随时更新捐款人数和钱数,记录捐款人的详细信息。每年的财务报告由具备执业资质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独立审计,审计报告结论公布。

  与美国大学基金会全职人员人数众多相比,我国大学基金会多与校友会、发展联络办公室等合署办公,专职人员很少。新创基金会也只有3名专职人员。刘志峰认为,不管人多人少,基金会的内部管理必须规范透明。新创基金会20111月刚刚有了独立的办公场所,家具、打印机、饮水机、投影仪、电话等都是校友捐赠的二手货。他们规定,即使运转经费不从普通校友捐款里出,也要厉行节约,境外出差鼓励借宿,境内出差选择经济型酒店,超过25元的出租车票必须说明事由,与校友聚餐人均不超过50元。在日常工作与校友活动中,他们要求所有员工严格遵守校友信息保护有关规定,严防泄露校友隐私。

  经过十余年的发展,我国大学基金会迅速成长,社会影响也不断扩大。但与耶鲁、斯坦福等国外大学基金会相比,我国大学基金会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缺少中长期募捐计划,不少仍集中在校庆等形式。我们组织的中国高校基金会工作研讨会至今已举办12次,参加的学校越来越多,大家对大学基金会专业化的重视程度也在不断提高。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副秘书长叶之红说。(记者 储召生)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11017日第5版)